选择页面

加密艺术画廊:数字艺术家 Dana Ulama

Dana Ulama cryptoart

最近在推特上发现了一位了不起的艺术家,她的作品将科幻小说与迷幻元素相结合,勾勒出一个反乌托邦世界的幻景当我看到她的作品时,立刻就被其吸引,完全沉浸在她创造的世界中。而且她的很多作品都是紫色调的,如果您认识我就知道我钟情紫色,哈! 下面是我与她的对话,和我一起探索Dana Ulama的世界吧!

Rei您好,Dana!虽然我熟悉您的艺术,但我还不太了解您。您的大概情况,能告诉我吗?

Dana我叫 Dana,是一名 33 岁的数字艺术家我是德国和叙利亚混血,目前住在科隆。我最初学的是服装设计,但它不适合我,所以我退学了。后来我申请了一所设计学院,在那里我拿到了通信设计文凭。之后我搬到了柏林,在smokers 420从事插画和平面设计工作。2019年,我辞掉了工作,开始成为一名数字艺术的自由职业者。

Rei我们来聊聊您的艺术吧!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艺术创作的?您一直对您现在做的风格感兴趣吗?

Dana:我一直很喜欢画画。没办法确切告诉您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,因为我感觉这件事我已经做了很久很久了!我最早的绘画记忆是在幼儿园。我也深受流行文化、电视和音乐影响。

小时候,我最感兴趣的是画时尚插图和漫画(我是《美少女战士》的超级粉丝),后来受到迷幻艺术和音乐文化的影响,我的作品变得更加迷幻。我从来没有真正想过特定的风格,我只是顺其自然地发展。我没想到自己最终会创作动画——两年前的我以为自己会一直从事包装设计或排版。说实话,我只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然后顺其自然。我喜欢我的工作。

Rei您每天花多少时间进行艺术创作呢?美术作品创作需要很长时间吗?这个过程究竟是如何进行的呢?

Dana我大部分时间都在Procreate上画画。如果我灵感来了,我可以花几个小时不间断地画画——这实际上导致了我目前的手臂受伤,所以现在我必须放轻松。画画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上瘾的过程,我喜欢这个过程,它能带给我其他任何事情没有的快乐。我觉得我的作品需要8到30个小时才能完成。

我的主要关注点是绘画本身。但大约一年前,我开始自学一些简单的动画,从那时起,完成绘画创作后,我的大部分作品会通过Photoshop或After Effects制作成动画。在今年早些时候发现Procreate之前,我主要使用illustrator来创建矢量艺术作品。

对我来说,Procreate 使创建透视图的过程变得更加容易,这就是为什么我今年的工作更加专注于天际线和城市风景。总而言之,我要说我使用了多种多样的软件。

Rei我在您的艺术作品中看到了科幻、赛博朋克(Cyberpunk),甚至还有迷幻元素。您有什么特别的灵感来源吗?

Dana:我是看《美少女战士》长大的,这可能影响了我画脸的风格。我尝试过不画动漫风格,但这是我画人的第一种风格,很难摆脱这种影响。

在我 20 岁出头的时候,对我影响最大的绝对是迷幻音乐,比如果阿(Goa)、恍惚(Trance) 和 迷幻摇滚乐(Psychedelic Rock),还有像 《惧恨拉斯维加斯》(Fear and Loathing in Las Vegas )等关于吸毒的电影(我自己在这方面也有一些经验)。我觉得正是这些迷幻的体验,我对科幻小说、外星人和太空之类的东西更感兴趣。

近年来,我主要受到电子音乐和实验音乐影响,尤其是受到梦想朋克(Dreampunk)、蒸汽波(Vaporwave)音乐影响,还有《阿基拉》(Akira)、《银翼杀手》(Blade Runner),或《攻壳机动队》( Ghost in the Shell )等低保真电影影响。

Rei您经常描绘反乌托邦的世界。您想通过您的艺术传达什么信息或感觉呢?

Dana我想传达的不是一种信息,而是一种氛围。多年来,每次我离开家时,我都要应对焦虑。我可以从我目前居住的任何城市的随机街角得到灵感,但都通过一个滤镜来展现这一切,让一切看起来都有点超现实。

颜色对我来说很重要。它们比画中的细节更能渲染气氛。我喜欢将紫色与霓虹色调结合使用 – 既梦幻又具人工特色,非常适合城市景观。

我想我的一些画是反乌托邦的,这是受赛博朋克的影响——但有时我只是想把观众带到一个不同的世界,让他们从现实中解脱出来。我最近开始尝试异域字体,每一种文字都可以被开放地解读,这让我有机会从东京或香港的赛博朋克的典型视觉思维中跳脱出来。

Rei有其他您欣赏并且给您启发的艺术家吗

Dana: 有很多,但我没办法一一道来,但对我影响最大的几个人是 Kidmograph、Xsullo、Seerlight、Maddog Jones、Deathburger 和 Baka Arts。

Rei:您的作品在NFT平台上销售才几个月。在工作中创造NFT,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这项冒险的呢?到目前为止,您感觉如何?

Dana:六月份,我在Tezos上创造了我的第一个NFT——自那以后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我已经对加密和NFT进行了数周甚至数月的研究,对整个加密领域我都持谨慎态度,不太敢进入该领域,因为我读到的很多内容,要么是卖出一件作品有多困难,要么是被主流平台接受是多么困难,又或者是一些诈骗内容。

在我被邀请加入 Foundation 后不久,我对自己的成功感到震惊——我没想过能被注意或能出售任何东西,当我在打出这段文字时,在 Foundation 上推出的20个NFT,我已经售出了19 个。我也逐渐爱上这个社区!

我一直认为我很害羞,不是那种经常聊天的人,但Discord和Twitter成了我在互联网上最喜欢的地方——我遇到了很多很棒的人和创作者,我觉得如果没有NFT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。

ReiNFT领域,您有什么具体的目标要实现吗?

Dana总的来说,我的目标是能够用我的艺术谋生。NFT给了我很大的独立性——我过去依靠客户工作,像许多其他插画家或艺术家一样,我经常想通过印制商品来创造收入——说实话,我一直不喜欢这样。我不喜欢在手机壳或T恤上看到我的作品。

在创作NFT之前,我想过创作插画,但我脑海中总是有一个问题:这适合大规模生产吗?这个问题现在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。我现在可以专注于作品质量和自己的想法,用我想要的方式创造它,再也不用考虑它们是否具有“商业性”。

我期待有机会与其他艺术家合作——在这个领域里我遇到了很多了不起的人。

Rei:从您的作品来看,我发现您已经在思考未来世界是什么样子。能告诉我您对未来25年的展望。您觉得会是什么样子呢?到时候NFT在这个世界上会是什么样的地位呢?

Dana:NFT仍处于起步阶段,我相信它们将对整个艺术和娱乐世界产生巨大(积极)影响。炒作热情可能会消失,但我相信NFT对于认真的创作者和收藏家来说仍然具有重要意义。

但是很难预测这项技术将把我们带到哪里——但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去中心化的网络感兴趣。不过基于过去的经验,大多数人会优先考虑方便性而不是隐私性和安全性。现在,加密空间对一些人来说似乎是挺可怕的:管理您的代币需要研究和工作,还要防范骗子。

我对 NFT 的世界仍然感到有些陌生,但自我学习帮助我克服了某些恐惧。在加密空间中,比起骗子,我更害怕的是出现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存储我的大量信息。

Rei最后一个问题,人们在哪里可以了解更多关于您和您的艺术的信息?

Dana:社交媒体运营是一份全职工作,在创作者工具问题频出之后,我放弃了我的脸书账号。我现在专注于Twitter、Behance和Instagram。我的NFT目前仅在 Foundation 和 HEN 上。

声明: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,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及暗示,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第三方作者个人观点,与目龙社区官方立场无关。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定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,参与虚拟货币投资交易存在法律风险。请广大公众理性看待区块链,不要盲目相信天花乱坠的承诺,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,切实提高风险意识。